教学心声
 
教学心声
 
 
采访邹和建教授笔录
 
  来源:教育处 点击:1655  日期:[ 2013-06-03 ]
 
 

主持人:今天非常高兴,大家来参加我们华山医院“追求卓越的梦想”上海市领军人才的采访活动,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的被采访嘉宾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党委副书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风湿职业病科主任、上海市领军人才获奖者邹和建教授。他出身草根,天资聪慧,满怀抱负,勤奋好学,经过二十多年的顽强拼搏和不断努力,才取得今天在医学界令人举目的成绩。首先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邹和建书记的到来,请礼仪小姐送上鲜花表达我们对邹老师的感谢和敬意!
    下面请允许我简要地介绍一下邹书记。邹和建,1992年上海医学院内科学临床医学博士毕业,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华山医院风湿职业病科主任,复旦大学风湿、免疫、过敏性疾病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医学院内科学系副主任,国际硬皮病临床与科研协作网(InSCAR)副主席。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20余篇,主编学术专著2本,参编专著12本。研究论文三次获上海医学会施思明基金奖,作为课题参与者获卫生部中华医学奖二等奖、上海市标准化优秀技术成果二等奖。先后负责国家科技部“十五”攻关课题,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以及上海市卫生局的课题项目,称得上是一名有卓越贡献的科学家!
   邹教授有着多种身份的光环,他忙碌奔波于病房、讲台以及行政办公楼之间,他将自己特有的魅力和气质传播给自己的患者和学生,作为一名医生,他视和患者的沟通为一门学问,作为一名教师,他满怀感恩之心和年轻学者的蓬勃朝气与不懈追求,作为一名医院行政管理者,他把医院的发展前途视为生命,为广大职工谋福利为重任。邹书记在取得这么多的荣誉的背后肯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努力,也希望邹书记能够不吝惜和我们这些低年资的基地住院医师以及研究生分享他的经历,给我们一定的指引和指导,也希望我们通过这次和邹书记的近距离的交谈有所收获,帮助我们年青医生在医学道路上能够走的更加平稳、踏实。
主持人:邹书记您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当初作为一名低年资的年轻医生刚刚踏入临床工作时的感受和心情?

邹书记:首先非常高兴,你们能邀请我来参加这次访谈会,我会非常坦诚与大家交流。我是在1992年博士毕业后来华山医院正式工作,最初踏入临床是在1987年读研究生期间,当时遇上甲肝流行,我和我的同学一起被派到门诊,诊治了很多甲肝病人,想想当时的情况比较紧急,我们也来不及做好自身的防护工作,只有看完每个病人后洗洗手、擦擦桌子。总的来说当时虽然条件差,处境危险,但是我们可以作为真正的医生,帮助病人解决问题,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也体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1987年以前都是作为学生,很少有机会与病人直接接触,正式进入临床后就遇上了这样的传染性疾病流行,通过我们的努力,病人可以得到很好的医治,这是作为一名医生来说是最大的满足。

主持人:邹书记当您成为一名正式的医生后,您对自己的医学生涯有没有很明确或者很清晰的规划?

邹书记:可以说进入上海医学院的时候就基本上制定了自己的发展目标,就我而言,我高考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医学院,我所报考的专业也都是临床医学专业,这也坚定了我的信念,就是要当一名医生。本科毕业后我又报考了研究生,就是希望可以累积更多的理论知识以及经验。从医20余年,我一直认为医学事业对我们是具有挑战性的,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邹书记您1999年担任科主任,2000年任教育处处长之后开始走上了医院行政管理的道路,您从临床医生踏入行政管理工作有什么特殊原因或者是看法?

邹书记:我想对一个人来说,各方面能力的培养都是重要的。教育处的管理,临床的医疗工作看上去是不相干的事情,但是我想在目前中国的医院一般的科学家以及医生都希望有行政管理能力,然而在国外行政管理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他们有相关的职业建立。但是在中国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一个人具备管理才能,对一个医院的管理以及科室的管理非常重要。也因为有各种机遇使得我有机会去教育处工作。当时因为做专业事情需要在医院进行擂台赛,我当时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一位医院的领导觉得我还不错,思路清晰,表达清楚,可以给予重点培养,然后各种各样的机会就来了。我觉得踏入行政工作是个偶然,然而这个偶然背后也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若没有之前的准备就不会被领导重视,还有就是机遇,如果没有准备和机遇,我也不会踏入行政工作。

主持人:邹书记您作为一名医院行政管理人员,您怎么看待近几年上海开展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邹书记:我觉得这个制度是非常好的制度,应该说对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我在前期就投入了许多关注,当时在2000年左右我和复旦大学王校长一起承担一个国家教育部的课题,这个课题就讲到临床住院医师的终身教育体系,在这个课题里面我们主要分管毕业后的教育,从这个研究的过程中,我们觉得一个大学毕业的医学生仅仅是完成了理论学习的第一步,真正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毕业后的教育包括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以及以后的专科培训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国际上所有国家都是在做的,我也很有幸和我们领导一起去国外考察过,当时给我们最深的印象是国外的医生为什么可以保持很好的医疗水平,甚至于一个家庭医生与普通医院的医生水平是一致的。国外医学教育一致性很高,主要原因是国外医学院的转入、出口以及考核标准是一致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在国外任何一个医生要完成医学教育必须毕业后进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并且他们有着严格的配套制度,完成后再进行双向选择找工作。所以我觉得这个体制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对医生而言,因为你直接接触的就是病人,工作的对象是不一样的,有非常一致的培训水准对从医是非常重要。所以上海率先推出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而且是面向全国招生,我想这是医疗事业上的创新,对稳定医疗的高水准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相信我们对邹书记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同学们已经迫不及待想和邹书记进一步的交流,下面时间就请我们同学们开始自由提问。

问:邹老师您好,请问您对于我们这种初出茅庐的年轻医生,在现在的医疗环境下,什么品质是最重要的?

邹书记:最重要的品质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真诚。有句话说“你要做事首先要做人”,一个人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具备很好的品质,对于促进自己更好的去学习去工作,对于处理好与周围同事的人际关系,对于怎么去正确看待社会、看待自己的职业都非常重要。

问:邹教授您好,对于我们年轻医生的临床思维以及科研入门方面您有什么建议呢?

邹书记:临床医生做科研很多人都会认为会花费很长时间,临床工作很繁忙,需要值班、门诊等,很少时间可以做科研,其实这是对科研的一种不太正确的理解,或者说是偏见,以为做科研就是在实验室里面做很多的动物模型,当然,这是科研的一部分,临床医生做科研完全可以从临床上发现问题,带着问题去工作,然后进行总结,这同样是科研的过程。如果你真正的找到一个很有意义的,可以解决临床问题的研究课题,你就不会觉得很辛苦,因为在你完成临床业务的同时,你搜集了很多资料,也有自己的见解,最终你可以更好的为病人服务,这也是非常能够得到自我满足的一件事情。我建议年轻的医生从临床出发,在临床工作当中用敏锐的眼光去发现问题,借着临床工作来完成科研工作,到了后期如果发现自己的研究不够深入,并没有很好的解决问题,到那时再去培养自己的实验兴趣,通过实验去弥补临床的不足,这样就可以把耗大量时间的乏味痛苦的科研工作当作是一种充满乐趣的事业来做。

问:邹老师,您刚才说到临床和科研是一种在临床上发现问题,再去解决问题的转化,但是对我们这种年轻医生,临床经验不足,科研基础不扎实,科研经费缺乏的情况下,怎么进行转化,能否可以深入的谈谈?

邹书记:临床医生发现问题的能力我觉得不完全是跟他的年资以及工作经历有关系。为什么?年轻医生,特别是刚进入医院的时候,你在临床实践中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提出来,其实你提出问题的过程中就是你发现问题的过程,关键是你发现这些问题以后,怎么样来进行提炼,怎么样进行甄别,认为哪些问题的研究是很有意义,去发现一些关键的问题。其实我们每一个临床医生都有能力去发现问题,当一个问题上级医生不能回答,现有的医学资料不能解答的时候,想想用什么方法可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临床科研思路也就形成了。

问:邹教授您好,作为“大家”的您身兼数职,我想请问下在临床、科研、行政等方面您是怎么调节和平衡的?

邹书记:这个问题是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我想说的重点就是不同的年龄做不同的事情。如果我是个刚毕业的医学生,最重要的是怎么样去培养我兴趣,怎么样去积累医学专业知识,更多的接触病人,把临床的基础打好。当临床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更多的时间将转向科研,做医生是个经验累积的过程,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再上将会是个瓶颈,要做个专职的临床专家要花费很多时间去解决更多的问题,一般的路径就是转向科研继续学习。接下来你觉得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在更高的层面上来布局,那可以做一些行政的工作。对我而言,无论是科研、临床、行政方面都要花费很多时间,但是处理得当,它们会相辅相成。举个例子:行政有时候是很枯燥的事情,而且没有时间去临床或者做科研,但是做行政的过程中可以得到很多的资源,我分管全院科研工作,我就可以得到很多的信息,知道现在国家最扶持哪些方面的科研领域,这个时候可以将信息很好的利用,对科研工作起到很好的推进作用。无论是科研、临床还是行政方面,都不会浪费时间,而是相互支持,完全可以协调。

问:现在生活压力很大,请问邹老师平时有什么业余生活,或者说邹老师您是如何解压的?

邹书记: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解压方式,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运动也很少。压力特别大的时候我会选择自我放松,思考问题,对我而言,一个人坐着,和朋友聊聊天,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吃饭,当然这些也并不是很纯粹的放松过程,利用这些过程可以进行沟通,各个方面包括科研带来新的思路,虽然是吃一顿普通的饭,但是饭桌上聊得更多的是科研。所以休闲的时间也没有白费,可以得到很多信息,得到共鸣,更好的进行科研合作,这些时间也可以充分的利用起来。

问:邹教授,我们现在这些年轻医生临床、科研的压力比较大,生活上经济压力也很大,邹教授是怎么样看待一个人心理的承受能力呢?

邹书记:关键是看你的满足感来源哪里,可能有些来自物质上,但是作为医生,心理的满足感更为重要,工作了以后我所取得的成绩是否得到回报,成果或者各方面的荣誉我是很满足的,物质生活上差一点也可以承受。作为小医生开始的时候生活上是比较拮据,但是随着你的工作年限以及经验的累积,会得到应有的回报,做医生不可能发财,但做医生绝对可以得到满足感。

问:邹老师你对自己的研究生有什么要求?

邹书记:我对学生没有特别的要求,不会要求他们去做哪个课题,原因一是因为我不是全才,那我的东西给学生做,只会越来越少,我希望她们找对方向,结合自己的兴趣,发挥主观能动性,当然只要一种教学方法只能对一部分人有效,主要针对那些自觉、勤奋、聪明的学生。我对学生特别强调她们的语言能力,外语能力,我觉得这对于她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武器,这个武器对她们以后的发展,对外交流,继续升造多是非常重要的。

问:邹书记,您刚才说您招学生的时候很强调英语能力,那除了英语能力,临床与科研能力,你更重视哪个呢?

邹书记:那要取决于我招的是哪一类的学生。如果是科研型的,我比较注重她的科研能力;招的临床型,我比较在乎她的临床思维,我觉得临床能力怎么样并不是研究生培养的主要目的,研究生期间主要培养科研能力,临床能力主要通过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样的目的来达到。

问:华山医院是一流的医院,与国际上很多一流的医院合作,邹老师也给我们很多机会去出国交流,提高自己的能力,请问邹老师您认为出国会成为提高医生水平的必然过程吗?

邹书记:我想这是个阶段性的工作,目前国外的医学处于领先地位,在这样的环境下,派我们的学生去国外学习是个非常快的成长方式,当然随着中国医学的强大,更多的依靠是学术的交流。现阶段我们的医生、研究生去国外学习绝对是个好事情,我的学生从国外学习回来,就她们自身的感受,取得的成就以及未来的科研发展肯定有好处。出国学习这种捷径可能让她们更多的接触到国外新的环境,科研的氛围,看到别人是怎么样的努力对自己是个促进。出国我要求她们第一学习语言,对以后的交流很重要;第二学习别人的科研思路,达到对提高能力的培养,回国之后潜力很大。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今天我们的采访到此结束,今天非常荣幸能请到邹书记作为我们采访的嘉宾,邹书记工作非常忙,能有这么一个机会和邹书记面对面交流,和我们分享他的许多成就和故事,以及他在临床工作当中的一些方法,让大家受益匪浅,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邹书记!最后请邹书记为大家提一句话,给后辈年轻的医生一个勉励!

                                                                                                                                       记录者:住院医院  刘嘉露 邓水香
                                                                                             

 

  上一篇:为学先为人----采访上海市领军人才邹和建... 下一篇:淡定儒雅 大医精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