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心声
 
教学心声
 
 
三种境界——我的读书故事
 
  来源:教育处 点击:1053  日期:[ 2012-11-09 ]
 
 

作者:刘婵娟,女,籍贯江西,1988年8月出生,2012年6月南昌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毕业,2012年8月进入华山医院规范化住院医师全科基地培训

  犹记孩提时,极喜欢父亲读诗词,父亲念一句,我躲在他身后嘻嘻哈哈地跟着读一句,他亦不恼,肯停下来等我磕磕巴巴地念完,才接着念跟着的一句。待我兴致散去,巴着出去玩,他总是笑了笑,给一颗糖,摸摸我的头,说:“玩去吧。”在这种愉快的游戏中渐渐长大着,能自行认字了,不满足于字里行间夹带的若有似无的感触,抱着书向父亲请教,父亲总忧心忡忡:小孩子不要着急知道那么多,有所得便很好。抱着这种不求甚解的态度热热闹闹地读了很多书,所能记住的屈指可数,但是读书这种习惯却根深蒂固地持续至今。

 及长,发觉自己对诗词的理悟总是和市面上流通的注解出入很大,甚至背道而驰。当即恐惧万分,顾不得埋怨父亲眼睁睁地看着我误入歧途,狂搜罗拜读各类诗词注释,以期不闹出大笑话。不料,那些牵强附会的解释搅得我心力交瘁,即便是营养丰富的阐释也是各有春秋,没有也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解读。方才明白父亲用心良苦,只有置心去感受当年的景语情语,所得的那一丝丝不可言传的美好,若是被凝固于纸上的只言片语替代了,我真是买椟还珠的傻冒一个了。用心了便是读错了也不减其美,比如我当年把白居易的《长相思》中“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误作“吴山点点头”,吴山就像经历岁月的长者,能看明白女子的哀愁,也祝福她这如此美丽的哀愁。真像原文的“吴山点点愁”,吴山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太容易就身受,物伤其类了,倒和诗词中大山一贯伟岸的意象相左了。后来看到一个著名的作家写他天真的孙女也跟我一样让吴山点点头了,作家的天伦之爱让我浸染动容。不知那时父亲听我“吴山点点头”是什么样的心境,不过他从未气急败坏地纠正我,估计也因着这么美丽的错误,做了最幸福的爸爸。

重拾那些已经忘光的诗词,面对这些个最熟悉的陌生人,我的心轻易地就穿越千年,在那巴山楚水间感受明月相思,在那边塞大漠上尽情纵横驰骋,在那江南烟雨中吟赏春花秋月。。。。。。有些文字章句或许已经湮灭在记忆的长河中,但曾经引发心灵震动的感觉却永久地潜入大脑的沟回,一经撩起,封藏的感触立刻再现,只是更加朦胧,更加深刻。遗忘或许是为了更轰轰烈烈地记起,不管何时只要用心了便有沉甸甸的所得。读书不欺人,收获建立于心的体验。

待到真远离家乡,才真正读懂了那些羁旅乡愁,不单是一阵又一阵共振的惆怅,而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与归心似箭的脚步。待到真思念爱人,才明白相思那化不开的苦,不再是同情感赞的唏嘘,而是刻骨铭心地想在一起,更是心与身分离的颓疲。恍然间也明白了真正的读书在于亲身经历,自我与诗词的映照才算是真正读了一二。也就注定有些书可能永远无法真正读懂,因为情随境迁,我们终究无法有机会一一亲历。

父亲言传身教所诠释的”不求甚解”的读书态度,我现在才说得上若有所悟。这并不是对我的低要求,而是对我殷切的期冀,也足以让我受用一生。就像王国维所论述的三种读书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没有第一层的不求甚解,哪来第二层的若有所思,何况第三层豁然开朗。

        

          
  上一篇:蓄势创新植根临床——采访华山医院消化内... 下一篇:从医的幸福